小归

伸出了手,就是一辈子

白曜隆和王昊都是九岁
短,一发完。

第一次给喜欢的cp写文
有什么不妥的希望你们告诉我。

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 “我愿所有寻得自己天命的人,能够呵护好内心的自由与赤诚。”   

        白曜隆喜欢看着王昊,喜欢看他长长的睫毛,被阳光镀成金色。喜欢看他的眼睛,比自己的好看,亮亮的,像是落进星光。喜欢看他认真学习的样子,安安静静的。喜欢看他对自己笑的样子,还没长全的门牙特别可爱。喜欢看他的背影,小小的一只,跟洋娃娃似的,想宝贝在怀里

        白曜隆喜欢王昊。

        不是从第一次见面就知道,而是从他想把自己最爱的奶糖给他吃的时候,他知道自己喜欢上王昊了。

        他刚满九岁,比王昊还小。但是白曜隆从来没有纠结过自己为什么喜欢王昊这个问题,因为王昊实在的太可爱了,人间珍品,他总觉得这样的人就该被全世界宠着,就该被护在怀里。老师训他都是不应该的,他想到上次王昊因为迟到被老师训了,回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,心疼得不行,从此以后,那个长头发的美女老师,就被他列入黑名单。那么好看的眼睛,就应该发光啊,流泪了特埋汰,特心疼。

        王昊太好了,白曜隆暗暗下决心不能让他被别人抢了。每天在书包里藏一包牛奶,一看见他就殷勤地送上去,看着他满足地吸着牛奶转悠黑色眼珠的模样,白曜隆摸摸鼻子,别过头,实在是太可爱了,他要控制不住自己了。每次学校集体排队的时候,白曜隆这个大高个瞅准了王昊身边的位置站,谁也不能和他抢,老师命令他站到后面去,他倔强得摇头,要是强行拉扯,他能立马给你哭出来。老师只得由着他。同学们都在抱怨白曜隆太高了挡住他们,可是白曜隆完全不在乎。老师排好队,请两队同学手拉手前进的时候,没有人看见白曜隆眼底满溢的喜悦。

        快到元旦节了,白曜隆想着给王昊送个围巾,是妈妈刚给他买的,自己特别喜欢,没舍得带,觉得红色特别适合王昊,就等着送给他。好不容易到了跨年的日子,学校组织他们开烟火晚会,白曜隆看了看墙上的钟,快到十二点,他偷偷溜进教室,从书包里取出叠的整整齐齐的围巾,又小跑回去,拉着王昊来到大礼堂的前厅,展开手里的围巾,走上前,给王昊系上,看着他红扑扑的脸颊,还有额头中央贴着的小苹果,红得醉人的唇,白曜隆忽然觉得,心里好像也燃起了红色的火光,四处迸溅,烧得他浑身发烫,连带大脑也一片空白,只闪过几个字符:

        太可爱了

        就是现在。

        对,就是现在了,他想到今天早上背的一句话,“君子坦荡荡,小人长戚戚”,他想要做一个君子,光明正大,坦坦荡荡地爱他,他想让他,让所有人都知道,白曜隆特别特别喜欢王昊,比喜欢奶糖还要多好多好多倍的那种喜欢,他想站在王昊身前保护他,像他一开始期望的那样,把他静静的圈进怀里。他现在就想告诉王昊了——

        “王昊,我喜欢你。”

        白曜隆低下头,在王昊耳边呼出热气。

        王昊微微怔住。

        这时候,大礼堂里已经开始跨年的倒数。“十”“九”“八”“七”“六”“五”“四”“三”“二”“一”

        “新年快乐!!”

        王昊低头,轻轻一笑,踮起脚尖,趴上白曜隆的肩,在他耳边说:

        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        那一刻,白曜隆仿佛吃到了全世界最甜的奶糖。

        “什…什么?”他不可思议

        王昊轻轻卷起袖口,白曜隆看见,自己的名字被他写在小臂上。

        “妈妈说,如果在手上写字写多了的话,它就会长进肉里面。”他这样说。

        他还有话没说:所以我好多次在这里写下你的名字,希望有一天它真的能长进我的肉里,真的能刻进我的骨髓,我的生命。

        白曜隆低下头,亲吻他的手臂。

        他想起看见过的一句诗:“得成比目何辞死,愿作鸳鸯不羡仙。”

        只要这一段生命中遇到你,我便什么也不求,哪怕以后漫长的生命里会有比你更好的人,能让我动心的只有你一个,我愿意和你做一对鸳鸯,比翼双飞,成仙算得了什么,有你就足够了。等到老了,白发苍苍,等到那时候,我的一整个生命里都是你,你的一整个生命里都是我。这世间,又有几人能敌?

        如愿以偿,他终于将王昊圈进怀里。

        他终于,和王昊在一起了。

        多年以后,他们在手臂大动脉的地方,纹上了彼此的姓名。

       白曜隆,王昊。

       真的长进肉里了,真的长到生命里了。

       路灯温暖,笼罩着两个少年

       他们,一如年少的模样。

评论

热度(26)